兰州新闻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娱乐八卦 >

瓦洛兰的光 31

时间:2019-10-29 15:41:20
瓦洛兰的光 31

第三十一章   <石家庄专业的癫痫医院是哪家?br />

“首领!艾希派人送来了一封信。”

“哦?艾希这么快就知道了,消息也未免太灵通了吧。”瑟庄妮侧倚在柔软的羊毛毯上,像一位高高在上的女王,微微的笑容显得很有自信。

“写了些什么?”泰达米尔站在一旁,眼睛瞟向那被称之为信的牛皮。

瑟庄妮把牛皮渐渐展开,露出一行行红色的显眼的字,

“艾希的字还是很漂亮,泰达米尔?”

“恩?”

“你来给我念念吧。”瑟庄妮把牛皮递了出去。

“好。”泰达米尔接了过来。

“尊敬的瑟庄妮,别来无恙。我们俩人之间虽然不时有些摩擦,但统一费雷尔卓德,使其归为和平的愿望却是一样的。弗雷尔卓德之心教会我们善良、和平的重要性。而现在,摆在我们面前的是如何处理好和德玛西亚的关系,请勿把我们之间的私人恩怨牵扯进来。尊敬的瑟庄妮,念在当日的情分,请务必许我将嘉文等人安全送出弗雷尔卓德。”

“艾希还是那样的性格,她永远不可能统一弗雷尔卓德。”瑟庄妮坐了起来,脸上的微笑也消失了。

“德玛西亚会倒在弗雷尔卓德的天气下,不足为惧,而且,艾希能做的我们都能做。”

“不过,这次的关键还在艾希身上。”瑟庄妮,淡淡地说,掏出另一张牛皮纸:“把这交给艾希,接下来就看她会怎么做了。”

对不住了,艾希……对不住了,弗雷尔卓德之心……瑟庄妮在心里想着。

“我这就去。”

“等等……”

泰达米尔转过身,

“还有什么事?”

“他们怎么样了?”

“菲奥娜的眼睛差不多应该快好了,至于盖伦,他的伤应该快好了。”

“那就快点让他们出发吧,时间有点紧了。”

“好吧,那我去通知他们,不过……”泰达米尔犹豫了一下说:“不过你确定他们能帮我们拿到那块石头?”

“至少我办不到,你也办不到。”

本来泰达米尔想反驳,但是看着瑟庄妮那张透着寒气的面孔,还是作罢了。

癫痫是怎样引起的;line-height:1.75em;">泰达米尔投靠瑟庄妮,然后成为瑟庄妮的亲信多少年了。

“弟弟,你真的决定要走?”

“爸妈都走了,我还有什么可牵挂的。”

“你还有一个哥哥!”

“那你为什么不救他们?”

“我难道忍心看他们死去吗?如果不是……”

“我走了。”

“你为什么非要去那个女人那边?她只会利用你!”

“从小到大你就这么自以为是,你根本就不了解她!”

“唉~”

“保重!”

不愉快的回忆再度袭来。

“该死!”

……

“盖伦就在里面。”泰达米尔站在门外:“你现在可以进去了,你们如果想出来也没关系,就是别走太远,不怕人走丢,就怕命都丢了。”

小凯一声不响地走进去。

“那我先走了。”

盖伦正坐在毯子上,思考些什么。

“盖伦,好些了吗?”小凯眼里泛着泪光,加快步伐。

“小凯?你来了?菲奥娜和嘉文呢?”盖伦侧着的头转了过来。

“你的伤好些了没?看起来好像没有什么精神。”小凯趴在盖伦的腿上,望着盖伦,头顶的叶子忽闪忽闪。

“好多了,已经能够坐着了不是?菲奥娜和嘉文呢?”盖伦还是放不下心。

“他们没事,那群人没有虐待我们,不过……”小凯低着头,不知该从何说起。

“怎么了?发生了什么。”盖伦用手轻抚小凯:“说吧。”

“他们已经去那座山上了。”

“就是我们来的时候看到的那座山?”盖伦不禁回忆起来,很模糊,看起来就是一座雪山。

“没错。”

“他们去那里做什么?”

“那个坏蛋让他们去拿一颗宝石,在一个叫阿瓦罗萨的墓里。”

“阿瓦罗萨的墓?就是远古冰雪女皇的墓?”盖伦心里又多了一份疑惑“可惜那本书对弗雷尔卓德的记载太少了,那块石头恐怕就是墓冢之石了。”

“就是费雷尔卓德之心?”

“没错,就是弗雷尔卓德之心。”

“可是书上没提到这宝石有什么作用。”

“既然瑟庄妮千方百计想要的到它,想必这弗雷尔卓德之心一定隐藏了巨大的秘密。阿瓦罗萨当时能够统一弗雷尔卓德,恐怕少不了这块石头。”

“瑟庄妮想借助这块石头统一弗雷尔卓德?那艾希怎么办?”

“艾希?她肯定不会坐以待毙的。况且,这对于弗雷尔卓德是一件好事也说不准。”盖伦无奈地一笑。

“什么?”

“瑟庄妮和艾希之间的斗争持续了这么多年,却始终没有一个所以然,如果瑟庄妮得到弗雷尔卓德之心完成统一,这不也是艾希的心愿?”

“可是你说过,艾希一向主张和平、谈判,怎么能让瑟庄妮,一个只会用武力解决问题的人统一弗雷尔卓德。”

“那你知道德玛西亚是怎么强大起来的吗?”盖伦轻蔑地一笑。

小凯摇摇头。

“德玛西亚就是靠一场场战争强大起来的,战争能够轻易毁灭一个国家,也可以迅速成就武汉羊癫疯的中医治疗医院一个国家。这些东西,你看的书里没有,先知也没有把这些写进书里。”盖伦累了,低下了头。

小凯也默不作声,趴在盖伦的腿上,开始思考。

这种鬼天气,但愿菲奥娜和嘉文能够安然无恙才好,那座雪山!梦!盖伦一下子挣扎起来,想要站起来,可是胸口一下子又痛了起来。

“盖伦,你怎么了?盖伦!”,小凯惊慌失措。

“我要去找他们。”

“菲奥娜说了,让你安心在这里养伤,你应该相信他们!”小凯安慰盖伦。

“不!”不安在盖伦心底彻底骚动陕西最好的癫痫医院在哪起来,那座雪山一定有危险,他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去送死!

“你就安心在这养伤吧,别一不小心把自己命搭上了。”屋外传来了一个声音。

“瑟庄妮?”

盖伦停止挣扎,望向屋外。

“你现在这副模样能干什么?你去只会拖他们后腿罢了,堂堂德玛西亚之力居然如此感情用事?”瑟庄妮满脸的不屑,突然又笑了起来:“不过你想去找他们也可以。”

“有话直说!”盖伦很坚决。

“只要你帮我一个忙,到时你的伤也好得差不多,而且我会派人陪你一起去。”瑟庄妮还是保持那种笑容。

“盖伦,你别听她的!”小凯担忧地望着盖伦毅然决然的脸。

“我答应你,什么事?”

“很简单。”瑟庄妮走上前。

“盖伦!”小凯感觉自己那么无力。

“大叔,山上到底有些什么?”嘉文向面前的大叔询问。

中年大叔叫莱克,胡子有些花白,继承了弗雷尔卓德一贯的魁梧体型,骑在野猪上,缓缓地冰天雪地里行进着。

帽子快遮住了眼睛,熊皮大衣让眼前的大叔简直成了一头熊,不过是一头和蔼可亲的熊,嘉文第一感觉就是如此,这也让嘉文感到奇怪,他原以为会是一个凶巴巴的老头子。

“熊啊,狼啊什么的都有。”莱克大叔居然是笑着说出来的:“你们可要小心了。”

嘉文怀疑自己的第一感觉出了问题。

“不过你们不要害怕,我听泰达米尔说了你们的情况,你们身手不错。”

“只怕在那里防不胜防。”

“放心,在那里从来没死过人,顶多就是受点伤。”莱克大叔说的很坦然。

“怎么一回事?”

“你们到那儿就会知道了。”莱克大叔叫唤了一声:“快走,好伙计!”

哈哈哈~

然而嘉文始终放不下心,菲奥娜的心也始终悬着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